(快穿)男配的幸福(h)攻 快穿女配抱紧男配h 快穿之拯救男配大人_玉林信息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都市情感

(快穿)男配的幸福(h)攻 快穿女配抱紧男配h 快穿之拯救男配大人

时间:2020-03-25 13:43:21  

  篇一:(快穿)男配的幸福(h)攻 快穿女配抱紧男配h 快穿之拯救男配大人

  语文老师念起一句诗,似乎忘了下一句该是哪一句,欲言又止的模样,眉头纠结地蹙起,他的眼珠子不自在地转了一下,江稳仔细瞧见了他的额上冒出了冷汗,老师应该很紧张吧,想着竟然在这么多学生面前出丑,这下子颜面何存。

  紧张的不仅是老师,还有江稳,他怕极了——他坐在窗边,一颗巨大的鼓鼓发亮的眼珠子正盯着他,那是一只乌鸦的眼珠子。乌鸦有两层楼高,它悄声无息地潜伏在建筑的阴影中,它从上节课就一直在外头盯着他看,那巨大的眼珠里似乎露出了无法抑制的笑意。

  它在高兴什么?

  江稳察觉到仿佛只有自己才注意到那只乌鸦,江稳起初吓坏了,这么一只巨型乌鸦出现在现世中,该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啊,可是整个世界依旧是平静的,什么新闻都没发生,网络上的各种热度依旧集结在娱乐圈中,人们的乐趣大抵来自于其他人的私生活上吧——幸福?没兴趣,不幸福?拜托,快告诉我们到底有多不幸。

  这只乌鸦是怎么回事?它好像很高兴,高兴什么,江稳不晓得,它好像也没有要攻击自己的意思,他不禁观察着它——它的喙看起来很坚硬,应该能啄穿这脆弱的建筑物吧,就连它身上的羽毛都泛着金属般的光芒。

  “你来自哪里?你的出现……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吗?”

  放学的时候,夜幕席卷而来之际,待江稳回过神来时,乌鸦不见了。

  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有时候江稳会学习到很晚,捧着一册数学练习题死磕,有些题目做到头疼还是得不到答案,偏偏容易的题,参考答案写得详尽,复杂难懂的题目就以【略】敷衍了之,江稳合上练习册的时候,已经将近三点。

  脑袋晕沉沉的,站起身的时候觉得浑身乏力,他扶着脑袋,想去厨房倒杯水喝。

  客厅黑乎乎的,夏夜中难得透着一丝凉气,赤着脚踩在瓷砖上,仿佛能感受到来自地底深处的寒气。

  他倒了一杯水,喝完水觉得胸口好受些,把杯子洗了放好后,转身向房间走去,他瞥到母亲卧室的门竟是开着的。

  母亲的声音自黑黢黢的屋内传来。

  “小稳?”

  “怎么了?”

  “还没睡啊?”

  “准备睡了,你怎么还没睡?”江稳看到了卧室门口凌乱摆放的几个啤酒罐,难受地皱着眉头。

  “你爸还没回来。”

  “不管他了,你先睡吧。”

  “你快些去睡吧。”

  江稳迷糊糊地回到房中,躺在床上,疲惫不堪的他很快被甩进漆黑的梦境深处。

  第二天醒来时,他在母亲卧室的门口看到了一束凋零的白菊花,那花好像放了好些日子了,枯萎的花瓣泛黄发黑,绑着花茎的白丝带散了开去。

  江稳跑进母亲的卧室,他脚下踏了空,整个人向下陷去,冰冷的水流包裹住他,寒冷刺激着他浑身的神经,身体不禁抽搐了一下,缓过神来后,他集中注意力,向着水底深处游去。

  不知道游了多久,水似乎有了温度,氧气一点点地自他的鼻腔流进胸口。

  首先是一条细长的白色触手碰到了他的脚腕,随即他看到无数条长短粗细不一的白色触手像是遍野的花朵般在他眼前铺展开来,触手悠悠地在水中浮沉,它们像是白色的绸带,轻柔温和。

  他听到了母亲的声音。

  “小稳,我睡不着,该怎么办?”

  “妈……”

  “小稳,我整夜整夜地想他,不知道他现在会在哪个陌生女人的屋里?”

  母亲的声音在水中一点点地飘散,像是扑向脸的风,倏地一下,又了没踪影。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这些年来的感情对他来说一文不值吗?”

  一条触手缠住江稳的手腕,将他从水底深处拽去,在那一刻,他感觉氧气离去,水流又变得冰冷刺骨。

  “人活着,看着是自由的,却无形之中被束缚了,不被谁,被自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金寨电信公司扶贫日慰问活动
金寨电信公司扶贫日慰
油坊店乡:召开2016年组织工作半年培训会
油坊店乡:召开2016年
县执法局聘请“文明劝导员”积极倡导市民文明出行
县执法局聘请“文明劝
县科技局赴霍山县考察交流知识产权工作
县科技局赴霍山县考察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Baidu
sogou